淘集運app正文

排斥內地的亂港分子,“潛逃”德國後被當地政黨“嫌棄”了?

時間:2021年06月01日 17:54  稿件來源:淘集運app


  淘集運app6月1日電 不知曾揮舞“反內地客”大棒的亂港分子黃台仰以及叫囂“我是中國人比粗口還難聽”的“港獨”鄺頌晴有沒有想過,自己到了外國後也會遭到當地人排擠呢?

  “港獨”組織“本土民主前線”前召集人黃台仰涉於2016年2月參與旺角暴亂後被控暴動罪,其後棄保潛逃。2019年,黃台仰被曝已獲德國“難民庇護”。在德國成為“難民”的黃台仰雖然未有像在香港一樣“政治上腦”、對德國政事多加置喙,可還是被德國的排外政黨盯上了!

(圖為外媒報道黃台仰的新聞截圖)

  據外媒報道,德國右翼政黨“另類選擇黨”近日向德國政府發起質詢,詢問有多少港人在2016年旺角暴亂後獲得德國“難民庇護”。

  “另類選擇黨”指出,至少在黃台仰這個案例中,當事人及其組織曾明確支持在政治爭端中使用暴力,但黃台仰還是獲得了“難民身份”庇護。“另類選擇黨”質疑德國政府是否知道“本土民主前線”這個組織,以及是否對該組織的目的和支持暴力的取態有自己的立場。

  對於德國政黨一連串的質疑,現居德國、曾在香港立法會上叫囂“‘我是中國人’比粗口還難聽”的“港獨”分子鄺頌晴坐不住了!

(圖為鄺頌晴發言時的視頻截圖)

  她在德媒發文聲稱,“另類選擇黨”對香港反對派進行所謂的“受害者污名化”,又稱該黨正“殘忍且卑鄙地利用流亡港人來煽動仇外情緒”。

  鄺頌晴還賣慘稱,獲“難民庇護”的港人是“因壓迫而急需人道援助。我們香港人不是為了出國旅行、拓展視野才背井離鄉的……”

  然而其為亂港分子洗白的言論,早已無法迷惑看清了香港暴亂真相的民眾。

  “德國政黨質疑香港難民政策”的消息傳回香港後,有香港網友就發出靈魂之問——“西方人睡醒了?”

  他們紛紛嘲諷被外國政黨“嫌棄”的黃台仰之流:“使用暴力,到哪兒都不會受歡迎”,“國際過街老鼠”,“給中國人丟臉,好好地在香港有民主自由....。.要去外國乞食”,“傻仔真以為(外國)是收留妳?當妳沒利用價值時,妳還是外族、走狗!”

  也有網友感嘆,極右政黨就是反外來人、極端本土主義,不過今次黃台仰真是“他朝君體也相同”(即諷刺黃台仰在香港反內地客,如今到了德國也嘗到遭當地人排斥的滋味了)!

  對於“港獨”鄺頌晴所謂“是因被壓迫而離港”的言論,香港網友亦毫不留情地戳穿:他們是“暴徒扮難民”,“在香港不滿香港,在德國不滿德國,妳想無王管?”

  有網友更貼出記錄香港示威者暴行的網站,將這羣所謂“政治難民”的真實面目曝光得明明白白!

  要指出的是,許多“潛逃”海外的亂港分子成為外國的“政治難民”後,日子均過得不太舒坦,更遑論獲得他們所謂的“西式民主與自由”了….。.

  早前,一名因被控暴動罪而逃往德國的香港女大學生透露已獲德國“政治庇護”,取得3年難民身份。但她就指,自己在德國難民營居住期間,曾遭難民營職員性侵,還因所謂“情緒問題”進過醫院。

  已獲加拿大“難民庇護”的港人Peter(化名)在接受港媒訪問時也坦言,本來在香港從事與文科有關的工作,但到外地後發現原來的專業資格根本不被承認,英文不夠當地人純正亦無人脈,就業困難的他最後不得不重返校園,報讀第二個學位。

  Peter的妻子在香港也算專業人士,但到了加拿大後就只能從低做起,去工廠當工人,拿最低工資……


【淘集運app】

  • PRINTED BY: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/F.,Global Trade Square,21 Wong Chuk Hang Road,Southern District,Hong Kong
    Tel: (+852) 28561919 Fax: (+852) 25647453